不然的话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也断然是不可能,突然之间那就是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丘明阳他自然也就是考虑到了,所以,这也就是为什么,他非要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手中的金刚镯给夺取过来的主要目的了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本来就是大罗金仙的修为,若是再拥有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手中的金刚镯,那绝对会是如虎添翼,实力瞬间那也就是会暴涨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手中的金刚镯,丘明阳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然而,丘明阳他通过了和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的一番交手之后发现,单单依仗着实力,他恐怕是没有办法战胜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的。

    甚至于,丘明阳他都怀疑,就算是他自己动用了法则之力,那恐怕也是奈何不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的。

    只因为,这太上老君他自己都说过,若是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将他得芭蕉扇给偷走,就算是他自己,那也奈何不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了。

    这太上老君他的实力尚且还在丘明阳之上,连太上老君都如此说话,那丘明阳恐怕也就更加无法对于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了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怀疑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手中的金刚镯,那是可以挡住法则之力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只不过就是太乙金仙的修为。

    倘若是凭借着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自己那本身太乙金仙的修为,那想要抵挡大罗金仙施展的法则之力,那是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想要不惧怕大罗金仙的法则之力,那恐怕也就是唯有他手中的金刚镯了。

    而且,在丘明阳他同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进行交手的时候,那也就是体会过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手中的金刚镯的威力。

    在那短短的一瞬间,丘明阳他竟然是直接失神,这和法则之力,那却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。

    若是,丘明阳他自己对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进行施展法则之力的话。

    那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若是进行利用这金刚镯,那说不定就是可以抵挡住法则之力的。

    当丘明阳他想到了这么一点,那也着实是有些震惊的,毕竟,法则之力的强大,那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太乙金仙和大罗金仙最大的差距,那也正是因为,法则之力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倘若是这中间得法则之力失效,那大罗金仙对于这太乙金仙而言,也只不过就是多了更加浑厚的法力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丘明阳他现如今那也就是已经明白了,想要对付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那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也就是打算再去想想其他的办法,也好尽快的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的手中将那金刚镯拿回来。

    若是耽搁的时间太久了,那说不定就是会被这天庭当中的太上老君给察觉了,这一点那也绝对不会是丘明阳他想要的结果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丘明阳他在对付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之时,那也就是必须要速战速决的,绝对不能够拖延的太久,免得再出现其他的一系列变故了,那后果可就是非常的糟糕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直接对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进行动手那不太可行,丘明阳他也就是打算进行智取了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丘明阳他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,那是直接摇身一变,便是再一次的化作了一个小喽啰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后,丘明阳他也就是直接前往那,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的洞府了。

    由于丘明阳他已经不是第一次,来到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的洞府之中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第二次来到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的洞府之中,那也就是非常的熟悉了,并没有遇到什么太多的意外,一切那也就是进行得顺理成章的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见到了一个小喽啰,正是端着果盘,冲着那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所在的位置而去了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眼珠突然之间一转,那也就是灵机一动,便是有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当下,丘明阳他也就是立刻冲着,这个端着果盘的小喽啰而来,随即那也就是开口回答:“这位大王,你你这是去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这小喽啰一听到了丘明阳所说的话,虽然心里面那是非常的高兴,但是嘴上那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当下,这小喽啰那也就是冲着丘明阳,开口回答:“你这小喽啰可不许乱说,我可不是什么大王,这话若是让大王知道了,那可就是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这小喽啰虽然是嘴上这么言语,但是,这个小喽啰他的表情,那却是已经将他给出卖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那自然也就是逃不过丘明阳他的双眼了,当下那也就是开口回答:“哎,大王这么说,那可就是太过于见外了,这里又没有其他人,大王又怕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个小喽啰他听到了丘明阳的话之后,那也就是暗暗的点了点头,显然,他对于丘明阳所说的话,那也是在洋洋得意了。

    当下,这小喽啰那也就是冲着丘明阳,非常愉快的开口说道:“你这小子,倒还真的是挺会说话的,以后在这里由我护着我,没人敢把你怎么样!”

    丘明阳他听到了这小喽啰,如此自吹自擂的话,那也是非常的不屑,心里面不由得就是暗暗道:“哼,就凭借着你这样的存在,还想要护着我,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?”

    不过,丘明阳他虽然是心里面这么想的,但是,他的嘴上那也就不是这么说的了。

    当下,这丘明阳那也就是开口:“这位大王,实在太客气了,以后小的那可就是全仰仗您了,来来来,这果然就由小的来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丘明阳他话音落下之后,那也就是赶紧将这小喽啰,手中的果盘给直接的端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这小楼路他也就是没有丝毫的阻拦,顺手之下,那也就是将这果盘给递到了丘明阳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这小喽啰那也就是开口说道:“这果盘那可是给大王准备的,你快快给大王送过去,免得耽误的时间长了,大王会进行责怪。”

    丘明阳他听到了这小喽啰,他这番狐假虎威的话,那心中可就是更加的不屑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丘明阳他嘴上那却是开口说道:“是,小的这就是给大王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丘明阳他也就是没有丝毫的耽搁,那也就是赶紧冲着,那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而去了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这样做,那可不是没有原因的,那就是希望,通过这样的举动,可以有机会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的手中将那金刚镯给趁机的偷取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丘明阳他也知道,这种方法那并不一定能够成功,但是,在没有进行过实验之前,丘明阳他还是必须要去试一试的。

    说不定,丘明阳他自己一个侥幸,那也就是可以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手中的金刚镯给直接拿到手中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结果未知之前,丘明阳他还是想要前去试探一番的,万一成功了呢?

    当下,丘明阳他也就是端着刚刚的果盘,冲着那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而去了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对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的洞府那也早就是已经非常的熟悉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丘明阳他也就是没有用那么多的时间,那也很快就是已经来到了,那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的所在位置的。

    当下,丘明阳他也就是将手中的果盘,给直接送到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面前的石桌之上,随后那也就是开口回答:“大王,您请品尝!”

    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见到了这面前的水果,那也就是没有丝毫的犹豫,直接上去那就是拿起来开吃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就是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也就是已经吃了不少了,可见胃口之大。

    而丘明阳他自然也就是没有离开,因为他已经见到了那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所拥有的金刚镯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一时之间,丘明阳他自然那也就是非常的心动了。

    而丘明阳他这番肆无忌惮的眼神,那自然也就是被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给直接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当丘明阳他意识到了这么一点之后,那也就是赶紧收回了心神,生怕引起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的怀疑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时候的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早就是已经注意到了,丘明阳他刚刚的目光了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是丘明阳他刚刚已经是将目光给收了回去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自然也就是已经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随后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也就是冲着丘明阳,那就是开口询问道:“你刚刚为何一直盯着本大王看?尤其是在老本大王的金刚镯之时,显得格外的注意?”

    丘明阳他一听到了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刚刚的问话,那么也就是感觉到了非常的不妙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丘明阳他非常的清楚,必然是因为他刚刚的举动,让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对他已经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丘明阳他也是着实是大意了,本来以他现如今大罗金仙的修为,是不可能会被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他给发现的。

    然而,丘明阳他刚刚如此近距离的见到了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手中的金刚镯,一时情绪有些激动,那也就是露出了一丝的破绽。

    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丝破绽,那也就是让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,那也就是给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仅仅凭借着这么的一件事,丘明阳他对于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那也就是非常的佩服了。

    只因为,能够在那么短暂的时间之内,那也就是发现了破绽,如果没有非常强大的实力,那是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丘明阳他经历的的风雨,那又是何其的多,又岂会被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的这么一点的手段,那就是给吓到呢,那根本就是非常的不现实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丘明阳他也是没有丝毫的慌乱,只不过就是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,那也就是已经想到了应对的主意。

    当下,这丘明阳他也就是冲着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那就是开口回答:“启禀大王,是小的听说大王这仙宝非常的厉害,又打跑了那前来挑衅之人,小的因此对大王非常的佩服,又对大王的仙宝,那是非常的好奇,所以,这才姿势失神,还请大王责罚!”

    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听到了丘明阳所说,那也并没有察觉到什么破绽,反倒是对于丘明阳他的这番话,那是非常的欣喜,不由得那也就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随后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也就是冲着丘明阳,那也就是开口说道:“你这个小喽啰,那倒还真的是挺会说话的,甚是讨人欢喜啊!”

    丘明阳他听到了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如此的说话,便是知道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他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怀疑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丘明阳他也就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只因为,若是他自己被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给怀疑了,那接下来的事情,那可能就是不太那么好办了。

    随后,丘明阳他也就是冲着,这金兜山金兜洞的独角兕大王,便是继续开口说道:“大王,你这仙宝如此厉害,小的非常的佩服,不知道小的可否瞻仰一番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