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晓光坐进S600,听着何雅婷给他打来的电话,中海的老城区,一栋花园洋房的产权证上出现了全新的名字。
  
  听了一会儿温晓光刮到有熟悉的声音,于是对身边的宋一秋说,褚秋晨在旁边。
  
  宋一秋闭上嘴巴,一点儿声都不出,像极了偷糖吃的孩子。
  
  这几天他们都保持了联系,最早的公寓被温晓光拒绝了,自那之后褚秋晨不再推荐类似的房产。
  
  这一次选择的是老城区的独栋别墅,地上两层,地下一层,带花园,绿化超好,楼上楼下各135平,四室三厅,总价1300万。
  
  这时候的房价虽然也贵,但还未到十年后完全拒绝普通年轻人的程度。
  
  褚秋晨亲自作陪参观,并作为专业人士为她讲述各种内幕好坏。
  
  “你喜欢精装修?”
  
  “毛坯不好看呀,而且我觉得装修很麻烦。”何雅婷应该是满意这一套的。
  
  褚秋晨说:“有些人会讨厌精装修,你以后看温晓光就知道了,他们会越来越受不了精装修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何雅婷问。
  
  “因为看的多了之后就觉得没有个性,他们更想要设计出自己的东西。”
  
  至于说麻烦,那是没钱才麻烦。
  
  有钱了还有啥麻烦的。
  
  有人说装修就是麻烦呀,又得买这又得买那,搞不好那些装修公司的人还坑你。
  
  那是小客户。
  
  你叫这些人坑一次温晓光这样的试试。
  
  相反,你人在哪儿,他飞到哪儿,带着图纸趁你间隙去跟你说明情况。你有啥不满意,说换就换。
  
  说白了,什么样的价钱,什么样的服务,这世界跟站街女一样,只认钱。
  
  何雅婷现在还不明白,但是接受,她有些忧愁,“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这里。”
  
  褚秋晨安慰道,“买给你的,你喜欢就行,你管他喜欢不喜欢。”
  
  她是很喜欢的。
  
  当你跟随人潮挤进这座城市,到今天,在繁华的闹市区有这样的立身之所,那是做梦都未敢想象的神迹。
  
  “我当然还是希望他喜欢。”
  
  “别愁了,温晓光喜欢不喜欢主要看贵不贵和升值空间大不大,你这1300万,未来翻一番都是很轻易的,所以他肯定喜欢。”
  
  这样一来,何雅婷发现自己摇身一变也成了千万富翁了。
  
  “我给他打电话,我要在这住两天。我可跟他不一样,花了一个亿住都没怎么住,我要在这感受一下。”
  
  褚秋晨觉得这姑娘真实,谁不爱好的东西,没必要掩饰,不过分就行。
  
  温晓光的吸引力大部分来自于钱,这是他的光芒,也是他的悲哀。
  
  “那你妹妹的呢?”
  
  妹妹高冷。
  
  何雅婷说:“雅惜不接受。”
  
  作为女朋友,她是有立场接受的,不接受温晓光不高兴。
  
  但是何雅惜就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和立场,而且她心高气傲,觉得自己将来的收入不会低。
  
  “傻姑娘。”褚秋晨不知道说什么好,“应该还读书的吧?”
  
  何雅婷惊讶,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
  还用说么。
  
  与此相比,她更加欣赏那时候接受了三千万的温晓光。
  
  如果没有那三千万,他在优客良品的收购案谈判中,就没那么舒服了。
  
  那时候身价只是优客的估值,纯粹的现金他身上肯定不多,褚秋晨知道。
  
  事实上,当时那个数字是80多万。
  
  “真不要的话,你和温晓光说一下,我就不找了。”褚秋晨站起身,乐得给她私人空间,“你在这慢慢兴奋着,我先走了。”
  
  何雅婷送她出门。
  
  安静的广大空间里,她有些轻手轻脚的小心,不知道从何处开始。
  
  如果割裂的看,在这个城市没有工作,没有朋友,没有家人,光有这么个水泥建筑,说的丑恶些,你幸福给谁看?
  
  她也能在中海找到人,可是这样……就太刻意了,她不是这样的。
  
  想来想去,还是自己先住着,晚上等雅惜下课,再和她说说。
  
  ……
  
  北金。
  
  温晓光在下班后于高尔夫球场见了李科阳。
  
  老李早就说要见他的。
  
  “听说你去了美国了?”
  
  两人并排同行,温晓光这个畜生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越来越像所谓的都市精英了。
  
  至少在不远处看着的宋一秋是这么认为的。
  
  虽然年轻,但这是和那些人一样的老板。
  
  温晓光道:“谁传的消息这么快?”
  
  “关注你的人呗。”李科阳插着腰,“再说了北金就这么大,你成立了不是资本,运作了几项投资,我们怎么能不知道?但是你不厚道啊,有好的项目,一声招呼也不打。”
  
  温晓光心想,看把你美的,赚钱的东西还特地叫上你,你咋不上天啊,搞的好像你叫上我一样。
  
  当然了,表面上温晓光还是很抱歉的,“我是新手投资,能不能赚钱老天爷才知道,拉着你不是带你入坑么?”
  
  可不就是,你要真信我,那也没谁拦着你投资啊。
  
  李科阳笑着摇摇头,他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  
  “对了,我升职了。”
  
  “喔唷,那可得恭喜。”
  
  难怪这家伙红光满面。
  
  “托你的福,”李科阳开心的样子溢满了脸,“几位同事和朋友一定要有个庆祝,有空的话你也来,他们都想见见一战成名的温晓光。”
  
  温晓光是觉得自己的社交有些简单。
  
  “好,我一定去。”
  
  略过此事不提,温晓光问他:“李总,还信任我不?”
  
  李科阳意外,“这叫哪里的话,我怎么会不信任你。”
  
  温晓光说:“微拓科技未来不久就该融资了,这次你可不能说我没提醒你了。”
  
  “你们的产品发布了?”李科阳印象中没有这样的事。
  
  “日期定了。”
  
  “什么时候?”
  
  “8月22.”
  
  “谁领投呢?”
  
  温晓光说:“我自己。”
  
  但是光他自己不好,股份拿多了,其他人会有意见,对于公司发展来说也不利,缺少利益共同体最后就成了市场孤狼,遇见困难的时候只能自己想办法,如果拉上几个人就不一样了,催着他们一起想办法,谁还不心疼自己的钱呀。
  
  主席说的好,朋友搞的多多的,敌人搞的少少的,至理名言。
  
  而微信的发展会有困难吗?
  
  一定会有的,因为那是腾迅。
  
  “我期待你的产品。”李科阳只能这么说,毕竟人家还啥也没看到。
  
  温晓光有一个商量好的随意手势,宋一秋看到了,她走上来附耳说了什么。
  
  这都是假的,他把事情说到,下面就是无聊的闲聊,没啥意思了。
  
  好在李科阳也不和他搞那些虚头巴脑的,心里头一直觉得这小子对社会上的繁文缛节不甚了解,倒不是不尊重人什么的。
  
  ……
  
  回去的路上。
  
  宋一秋对温晓光说:“我才来半天,就发现很多人看我的眼神不对。”
  
  “怎么不对了?”温晓光问道。
  
  “他们觉得我不是个好人。”
  
  “……纯洁的人。”他明白了,并作出补充,随后小小的建议,“如果可以啊,你稍微改变一下着装风格,这……我们这边相对保守一点,你有时候晃的我都有些尴尬。”
  
  可不得尴尬么,那么大的车灯,穿着还颇为性感,老是让他想起来在加州看到的那一幕。
  
  宋一秋就不服了,“这是不是以貌取人?”
  
  温晓光道:“你不能指望人人都是孔子,普通人就是以貌取人的。”
  
  “那你呢,你也认为我不是纯洁的人?”
  
  “我当然不这么认为!”这种送分题,他不可能再送命了。
  
  宋一秋情绪稍缓,悠悠的说:“我跟你说,纯不纯洁和这些无关,什么人呀,老是认为国外的就不纯洁,农村的就纯洁,哪里是,真正的纯洁不是见识的少,而是忍耐的多。”
  
  温晓光完全赞同,“你讲的有道理,但我们先去买衣服。”
  
  宋一秋:“……”
  
  她不由默默的把衣领往上提了提,其实原本她是很自然的,可这说着说着她才知道,不是那样的……
  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