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什么送别。

    只是当走到房门的时候,洛严忽然叫住了眼泪汪汪显得有些无助的洛离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拥抱了一下洛离。

    又轻轻亲吻了一下昏迷的洛辛额头,然后看着唐凌,重重的拍了一下唐凌的肩膀。

    唐凌心中涌动着某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情绪,终究开口对洛严说了两个字: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唐凌的承诺了。

    洛严笑了,很洒脱,也很释然,说道:“我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秋天。

    山中的夜来得很早,到了这个时间已经不是夜晚的寒凉,而是透骨的冷。

    人们早早的进入了板房,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此事的营地已经悄悄的离开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是族长洛严的儿女。

    洛离带路,按照洛严的说法,从营地的西侧门出去,早有人牵着两匹铁鳞马在这里等待着。

    夜风细雨中,唐凌默默的把行李绑在了马上,然后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洛离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将洛辛绑在背上,也沉默的翻身上马,却踌躇的不肯前行,一再的回头望向洛氏营地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唐凌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洛离用袖子抹了一把脸,却还是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说要跟随我?那好,我先走了,如果这都跟不上,也就不要提什么男人的底线了。”唐凌没有回头,只是在夜色之中辨认了一下方向,就一夹马腹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!”洛离有些急了,没有办法,也只能策马赶紧跟着唐凌的背影,一路疾行的离开了洛氏营地。

    熊熊的火光倒映在洛辛的眼中,一滴泪终于从洛辛的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旁洛离已经哭成了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唐凌没有说话,只是叼着一根烟卷,靠在厚厚的干铁棘草堆之中,静静的看着天空飘落的细雨。

    这是在一个悬崖之巅上,是恶魔猿的巢穴。

    就算洛氏流浪者营地的脚步遍布赫尔洛奇山脉,也并不知道此地就是恶魔猿的巢穴。

    第一,他们不会招惹恶魔猿,反而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第二,他们不会像唐风那么‘无聊’,还要去探究恶魔猿隐蔽的老巢在哪里。

    九号遗址具体在什么地方,现在唐凌已经知晓。但他并没有按照洛离给出的路线,前往九号遗址。

    反而是通过唐风给他的详细地图,自己拟定了一条路线,其中恶魔猿的巢穴就是第一站。

    这其中唐凌有自己的考量,首先这里非常的安全,恶魔猿每年捕猎草原狂牛都会倾巢而出的事情,恐怕只有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桑托斯分脉再无恶魔猿,它的老巢当然安全。

    再则是唐凌一番小小的心意,这里虽然距离洛氏营地扎营的山谷有一定的距离,但这只是路程距离,视觉距离却是相对靠近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俗语所说‘望山跑死马’。

    加上这里地处悬崖之巅,是桑托斯分脉绝对的制高点。

    所以,能够比较清楚的看见洛氏流浪者营地的情况。

    洛严和一双儿女的告别太匆忙,唐凌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弥补。虽然最终看见的一定是悲剧,但总比隐瞒洛离和洛辛要来得好。

    最后,则是因为唐凌要赶近路。

    这是必须的,在路上唐凌询问过洛离一些细节,九号遗址在洛氏营地不是秘密,很多人都知道它具体位置所在。

    关键的秘密是其它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星辰议会是肯定会去的,循规蹈矩的走已有的路线,不仅危险也抢占不了先机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唐风留下的地图和信息是如此的重要,唐凌心中那个疑惑越发的深重,难道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切?

    “我会报仇的,我一定会报仇的。爸爸”洛离哽咽的哭声打断了唐凌的思绪。

    在这里虽然看不清楚太过具体的情况,但冲天的火光,乱糟糟的画面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洛辛从背后抱紧了哥哥,然后转头望着唐凌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怪我?”唐凌扬眉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不懂道理。”洛辛现在没有说话的欲望,只是简单的回答了唐凌。

    洛离的哭声断断续续,秋风夜风更添几分凄凉。

    唐凌沉默着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反倒是洛辛柔声的安慰着他,将哭得累了的洛离哄睡了,这才望着唐凌郑重的问道:“接下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抢时间,在这里休息两个小时,避开深夜最危险的,凶兽活动最剧烈的时间段,我们就继续出发,前往九号遗址。”唐凌的思路从来都很清晰。

    “长远的打算呢?”洛辛追问,她不担心自己,担心的是洛离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的地是黑暗之港,你的看法是什么?”唐凌扯了一根干草放在嘴里,他没有直接回答洛辛的问题,反而是反问了洛辛一句。

    洛辛是聪明的,和她说话不必费劲,她应该能理解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港?那是一个好地方,虽然鱼龙混杂,没有秩序,各自为政。但有很多厉害的人在其中。”洛辛简单的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是这样的。那么你?”唐凌看着洛辛。

    “我?你心里比谁都清楚,我很好安排。我会跟随着你去黑暗之港,在黑暗之港落脚,然后学习医术。我说过,黑暗之港中有很多厉害的人。”洛辛的眼中压抑着浓重的悲伤和仇恨。

    但她能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从某些方面来说,她和唐凌有些相像,但也不像,她没有唐凌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问,我对洛离的想法,是吗?”唐凌其实真的欣赏洛辛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过,黑暗之港是个充斥着各色厉害人物的地方。我会提供脊髓液,绝对够洛离使用到22岁。以洛离的天赋,他根本不用担忧的。”唐凌不打算对洛辛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哥哥是一个倔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倔强,若我不认可,这件事情是无法妥协的。但从利益上来说,洛离没有损失,不是吗?”唐凌盘膝坐着,姿态和容貌都那么的像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但偶尔的时候,他散发的气势,所说所言,却让人觉得无比成熟,不可撼动。

    “随缘,可以吗?”洛辛沉默了很久,说出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。

    唐凌点头,这一句话不能拒绝,也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九号遗址在桑托斯分脉的边缘,路程很是漫长。

    三天没日没夜的赶路,也只是走过了一小半的行程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唐凌是对的。

    提前规划好了一条偏僻的近路,节省了不少路程不说,还避过了很多危险,关键是避开了和星辰议会的相遇,以及偶尔星辰议会大规模的搜索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一次,他们和星辰议会的人只相隔了不到500米,唐凌硬是找到了一处离巢的三级变异昆虫,冰毒地行蛛的巢穴,躲过了星辰议会的人。

    这让洛辛非常的吃惊,她感觉唐凌好像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,对这片山脉比她还要熟悉,她可是自小就生活在赫尔洛奇山脉啊。

    对此,唐凌也给出了回答:“有一个很啰嗦的人,给了很全面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是的,全部是唐风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吐槽,夹带着的信息一次次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尽管有很多是用不上的,但也给唐凌增加了很多宝贵的知识。

    这一天,唐凌带着洛辛和洛离终于来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洛辛也终于有空给唐凌开始第二次疗伤。

    氤氲的水汽中,唐凌又一次开始这痛苦的过程,但比起第一次,这一次的成效更加明显,唐凌已经吞噬了更多一些的蓝色能量。

    这原本就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,情况比洛辛预计的还要乐观一些。

    而唐凌在疗伤完毕以后,感觉到自己已经有了接近六牛的力量,还差一点点,就可以突破六牛之力。

    火堆旁,洛离在忙碌的做着一些杂事,而洛辛则在阅读着洛氏族学。

    见唐凌过来,也递给了唐凌一本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一路上只要有空,唐凌都会问洛辛讨要洛氏的族学来阅读。

    这族学涉及的非常驳杂,主要是来自古华夏的古老传承。

    有很多部分,是一些飘渺虚无的占卜,地形风水一类的东西,但另外一小部分,却是唐凌非常感兴趣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洛辛所学的那一部分医术,和一种非常晦涩难懂的修行方式。

    在医术方面,唐凌自然不如洛辛有天赋,但这样的知识多学学总是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至于那晦涩难懂的修行方式,就算以唐凌的智慧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,但唐凌本能的觉得这十分关键,学会了说不定有极大的益处,他非常的留心。

    他也察觉到,这种以修一种精神力,但又不是精神力的修行方式,是非常适合洛离那种奇怪的天赋的。

    所以,唐凌一旦有什么领悟,都会做出解读笔记,也当是报答洛氏分享族学的心意。

    一路的紧迫,和风尘仆仆自不必说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如何的危险,人总还是要成长。

    八天的时间过去了,唐凌三人已经无比的靠近九号遗址,到了这时,唐凌总共经过了四次疗伤,诡异的蓝色被消耗了快接近一半,唐凌正式拥有了七牛之力。

    而洛氏的族学,那晦涩难懂的修行方式竟然被唐凌完整的给整理出来了第一部分。

    可,相对平静的日子也快过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要面对诡异无比的九号遗址。手机阅读地址:m.biqutxt.com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