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,向星宇跟他父亲向褚林两个人的面色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,薛槐居然连续两次都挑选到了能出绿的原石毛料,要不是因为赌石这一行还没有人能作弊的话,他们父子两个人,一定会怀疑薛槐是不是作弊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甘心,不过向星宇并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他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薛槐说道:“喏,这张卡里面正好有五千万。”

    苏萌看见这一幕后,一脸的不可思议,这才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薛槐就赚了五千万加卖翡翠原石的一百五十万。

    这比她做天鸿传媒董事长要赚钱多了,一想到这里,苏萌连忙好奇的问道:“薛槐你之前买宝石项链还有送车给小倩的钱,是不是也是这么来的?”

    薛槐听见苏萌的话后十分的意外,不过他却想都没有想,便点了点头回答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薛槐的回答,苏萌一点都没有怀疑,并且还认为自己一定没有猜错,除了这个办法之外,她实在是想不出,薛槐之前的钱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接着,薛槐看向了向星宇说道:“星少这张卡里面真的有五千万吗?你不会骗我把?”

    向星宇听见薛槐的话后,顿时一脸阴鸷,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,一旁的阮媚娘却率先开口道:“我替星少担保了,相信星少绝对会信守承若。”

    向褚林跟向星宇父子两个人,都是他休闲茶会所的贵宾,每一年的贵宾房都好几百万。

    并且向褚林上百亿的身价,而向星宇又年少有为,自己在国外闯出了一番自己的事业,区区五千万还是拿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薛槐说这句话,其实只是想恶心一下向星宇而已,他并没有真的怀疑向星宇给他的卡里面没有五千万。

    听见阮媚娘的话后,他笑了笑说道:“我当然相信星少的人品,我只是开一个小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旋即,他话锋一转,一脸玩味的看着向星宇说道:“赚钱有时候很难,不过有时候很容易,向董事长,星少你们说对吗?”

    向褚林跟向星宇两个人听见这句话后,原本就不好看的面色,在这个时候变的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只是,让薛槐没有想到的是,这父子两个人居然忍住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这句话他们父子两个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。

    他们向家还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,父子三个人全部都被薛槐狠狠的坑了一把。

    向峰被坑了一亿,向褚林是八亿,而向星宇刚刚又送给薛槐五千万。

    要是在多几次这样的事情,就算向褚林是日东集团董事长,都不够薛槐坑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后,薛槐脸上带着笑意对向星宇说道:“星少,难道你就不想翻盘吗?要不我们在来一局,又是五千万如何?”

    向星宇却摇了摇头回答道:“薛少说的不错,我今天运气不好,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面很不服气,不过他并非一个冲动的人。

    一次可以说是意外,可连续两次,那就绝对不是意外了,更加不可能是薛槐运气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薛槐是怎么做到能连续看涨两块原石毛料的,不过他可以肯定,薛槐绝对不是第一次赌石,或许是个赌石高手,在他面前,扮猪吃老虎的把戏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石磨轩拍卖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他们拍卖的,都是一些已经开窗出来,或这是切出来的成品或者是半成品的翡翠原石。

    已经可以看见绿,或者是完全能看出绿的好坏,这些半成品的翡翠原石,每一块都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来这里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像阮媚娘这样的珠宝商家,他们需要购置优质的翡翠原石回去,做成首饰。

    这样的拍卖,其实也是赌石的一种,不过因为开窗或者是完全切开了,所以风险要小很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阮媚娘有朱福文这样的赌石高手,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,能大概的看出,这些原石的好坏,从而降低他们的风险。

    薛槐只是过来开开眼的,对这一次所拍卖的翡翠原石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以他的能力,随随便便在这里选择原石毛料,都能开出最上等的翡翠原石出来。

    蒋元峰却不一样,这一次他也是带着任务过来的。

    广辉集团旗下也有珠宝店,虽然珠宝行业并非广辉集团的主营业务。

    但是居然他们接触了珠宝行业,就要做到最好,所以这一次他要在这里至少拍一块极品翡翠回去。

    “薛少,拍卖开始了,一起过去玩玩?”蒋元峰说道。

    薛槐点了点头回答道:“行,我也想开开眼,看看石磨轩拍卖的翡翠原石到底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在蒋元峰的带领下,薛槐和苏萌两个人,找好了位置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位置虽然都是随便坐的,不过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讲究一些默认好的规矩。

    最前面三排的位置,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,能坐在这里的,都是江海市最顶尖的富商富二代们。

    蒋元峰父亲是江海市首富,他是江海市最顶级的大少,所以他带着薛槐跟苏萌两个人,在第一排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坐在他们身边的有向星宇父子跟阮媚娘,其他几个人,薛槐就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不过蒋元峰全都认识,并且一个个向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眼看着拍卖马上就要开始的时候,蒋元峰小声的对薛槐说道:“薛少,等下拍卖开始的时候,你替我把把关,薛少你今天运气这么好,有你帮我选择翡翠原石的话,一定不会垮。”

    对于蒋元峰跟苏萌还有阮媚娘他们几个人来说,薛槐之所以能连续切涨两次,一定是他的运气好。

    赌石这个东西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学会,学精的。

    想要学会学精,至少需要个七八年的时间,而薛槐不过二十出头,七八年前他还在读初中呢,根本就不可能会赌石。

    拍卖师是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先生,大概不到六十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两个身穿旗袍,身材高挑的美女,推着一个推车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推车上面放着一个巨大的翡翠原石,已经开了窗的,绿油油的翡翠露在外面,一出现便让现场骚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窗口处看,这一块西瓜大的原石,应该是冰种翡翠,卖相很不错,要是开出来跟外面一致的话,就这一块能创造出来的价值,至少在五千万以上。

    等了差不多一分钟后,拍卖师终于开口了:“各位贵宾都看见了,这一块极品的冰种翡翠原石,离玻璃种也不远了,绝对的好货,起拍价五百万,每次加价不低于十万,现在开始。”

    随着拍卖师的话音落下之后,便有人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八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好几轮的叫价后,价格由最开始的五百万,直接飙升到了三千万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直都在叫价的时候,一旁的向星宇则时不时的注视薛槐跟蒋元峰。

    其实蒋元峰中途也叫过几次价,却被薛槐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出于对薛槐的信任,蒋元峰便没有再继续叫价。

    让薛槐没有想到的是,原本一直都没有叫价的阮媚娘,在这个时候却把价格加到了三千五百万。

    不过后面被人追加到了三千六百万。

    眼看着阮媚娘准备再一次叫价的时候,薛槐连忙对她说道:“阮老板,依我看,这颗翡翠原石出不了好货,买下来的话,跨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