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蔡怡萱准备替倒在地上的这个女人检查的时候,她身边的耳钉男连忙呵斥道:“你快点滚开,你想害死我妈吗?就是因为你,我妈才变成这样的!”

    蔡怡萱愤怒的对耳钉男说道:“病人现在十分严重,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?”

    耳钉男听见蔡怡萱的话后,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丝慌乱,她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身后,好像在等着什么人过来。

    蔡怡萱并没有发现他这个动作的古怪,因为她现在只想救好躺在地上,忽然发病的这个病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王春雷连忙来到蔡怡萱身边,对眼前的耳钉男说道:“老朽王春雷,江海市回春堂掌柜,病人既然是你的亲人,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耳钉男现在心里面也在挣扎,他听见王春雷的话后,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,你可以替我母亲看病,不过她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王春雷听见耳钉男的话后,便替地上的病人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四周围观的男人变的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而蔡怡萱看见这一幕后,便大声的说道:“大家都散开一点,病人现在情况十分危险,需要空气流通,大家都围在这里,对病人的恢复极其不利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她便对回春秒药堂的员工下了命令,让他们把回春秒药堂的人一个个清理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她便来到王春雷身边问道:“王老,病人怎么忽然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她才刚刚接手,正准备给这个病人号脉,还没有开始,对方便发病了,蔡怡萱完全是一脸闷逼。

    尤其是面对耳钉男的指责,她心中其实非常的愤怒,因为病人发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,她只是运气不好,对方碰巧在她手上忽然发病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句话她当然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,说出来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。

    王春雷是回春秒药堂在江海市的掌柜,今年七十有六,学医将近六十年,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江海市回春秒药堂有王春雷坐镇,所以来江海市回春秒药堂的病人才越来越多,大伙都是冲着王春雷这个德高望重的老中医来的。

    王春雷回答道:“病人有先天性心脏病,是心脏病犯了,而且十分的严重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便开始在病人身上寻找起来,一般人心脏病病人身上都会带速效药的,不过让王春雷没有想到的是,他搜遍了病人身上所有的口袋,都没有发现速效药。

    旋即,他看向了耳钉男问道:“病人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、a{g首发k0ty

    耳钉男下意识的回答道:“她是我妈。”

    王春雷接着问道:“你妈有先天性心脏病,难道她出来身上不带药的吗?”

    “放屁。”,耳钉男愤怒的说道:“我妈分明是吃了你们回春秒药堂开的药,才变成这样的,现在你跟我说我妈是因为先天性心脏病才变成这样的,你们这是想要推辞责任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他看了看四周的群众愤怒的大声说道:“大家来评评理,我妈就是因为吃了他们回春秒药堂的药才变成这样的,现在他们却找借口推卸责任,这完全就是在草菅人命!”

    四周看闹热的群众听见耳钉男的话后,都开始无理由的职责起回春秒药堂的人来。

    “还说回春秒药堂救死扶伤呢,原来碰到这种情况后,也只会推卸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我看是回春秒药堂的大夫在替这个女人看病,忽然就病发了,这个病人一定是被回春秒药堂的大夫给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还没有轮到我,要是轮到我,把我给治死的话,我谁说理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围观,只听信了耳钉男一面之词的人,一个个开始抱怨起来,即便那些曾经在回春秒药堂药店治疗过伤病的人,一个个也没有说回春秒药堂的好话。

    蔡怡萱跟王春雷两个人听见这些人的无理指责后,两个人心中无比的愤怒,却又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王春雷这个时候看出了这件事情有猫腻,对方明显是故意来闹事的。

    不管耳钉男是不是病人的儿子,他这个时候都应该先担心病人的安危,而不是只顾着把事情闹大,并且一点都没有把病人的安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管病人是不是他母亲,这件事情都很反常,如果病人真的是他母亲的话,那这个男人就畜生不如了。

    就在王春雷让人打电话叫救护车,他在对病人实施急救措施的时候。忽然从外面冲进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王春雷看见对方忽然出现后,心中顿时冒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,对方他认识,正是江海市卫生局郑亚平郑科长,对方来过他们回春秒药堂几次,拿了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却忽然带着人过来,绝对不会是巧合。

    郑亚平来到王春雷面前,看着倒在地上,半死不活的病人后,他眉头紧蹙,严声厉色的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情?”

    耳钉男听见对方的话后,毫不犹豫的回答道:“他们回春秒药堂把我妈给治死了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,蔡怡萱听见耳钉男的话后,顿时愤怒的说道:“你母亲刚刚在我面前坐下来,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号脉检查,你母亲就忽然发病倒在地上,而且还是因为先天性心脏病的关系,跟我和我们回春秒药堂药店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耳钉男这一次的目的就是要找回春秒药堂的麻烦,所以他没想过要讲道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从怀里面拿出了一张单据说道:“哼,昨天我跟我母亲来你们药店抓药,刚刚我妈吃过药后,便觉得身体不舒服,所以我才带她来你们这里看病的,现在我妈病发变成这样,还说跟你们回春秒药堂没关系?”

    蔡怡萱听见耳钉男的话后愣住了,她伸出右手想要把耳钉男右手上的单据拿过来,去被耳钉男给躲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耳钉男把单据交给了身边的郑亚平说道:“领导您看看,这就是我昨天在回春秒药堂买药的单据。”

    郑亚平带着他们卫生局的工作人突击来回春秒药堂,身上穿的都是卫生局的制服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耳钉男还不敢确定,在看见清楚郑亚平身上的衣服后,他便知道配合他演戏的人来了,只要事情成了,一百万就到手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母亲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也完全值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足足一百万,他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混子,就算是努力一辈子也赚不了一百万。

    就在郑亚平假装检查手中票据的时候,王春雷的声音如一声惊雷在众人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病人断气了!”

    耳钉男听见王春雷的话后顿时傻眼了,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连忙质问道:“你说什么?我母亲死了?”

    此时,蔡怡萱也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在他们药店心脏病发作的话,只要治好了,也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可要是对方真的死在他们回春秒药堂的话,就算跟他们回春秒药堂没关系,他们也洗不干净了,何况耳钉男一口咬定他母亲就是吃了他们回春秒药堂的药出事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现场到处都是人,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,对他们回春秒药堂的声誉影响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最让蔡怡萱郁闷的是,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江海市卫生局的领导好死不死的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蔡怡萱亲自检查了一下倒在地上的病人后,她顿时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病人真的断气了,前后不到两分钟的事情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